讲起了一些有关他的趣事

2017-12-30 19:19

一位林业老干部80寿诞,他思忖片刻,提笔即成:“春润白发八十寿;心养青葱百万林。”遒劲飘逸,意蕴悠长。岳阳征集城市广告语, “人间诗书画;岳阳楼岛湖。”进入100强。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金凤桥小学教师李添红,带病上课倒在讲台,他在当地带头发起学习活动,写读后感,撰写挽联:“金凤桥边,化雨育桃李,何当壮年偏早逝?岳阳楼下,丹心共竹梅,但使英魂驻常青。”南江镇集镇建设秀美,出口便是:幕阜连云时日新,华灯初放画中行。结伴三二沿江上,逸兴飞扬作夜吟。为当地学校设计校徽、校旗,写作校歌、校赋,校园文化建设,乐此不疲。

由于书写和文字功夫不错,办公室工作一干就已二十多年。会议、活动、节日的布置,给了他更多 “公费练字”的机会,进步愈加明显。机缘巧合,又有幸结识了中国书协的欧阳惠予、杨远征等平江籍书法名家,以及李世明、李辉模、陈韬等本地书坛高手,聆听指教,章法技巧更加成熟,且不断凸显个人风格,受益匪浅,给他梦想的行走添加了高精的“养料”和强劲的动力。挚友王德兴在中国书法院研修,偷偷传来不少名家教学影像资料,也给他打开了许多扇艺术的门窗。虽然笔力还不够老辣,但作品多次在比赛中展出,上过报刊杂志,进入了学校的环境布置和朋友的家庭装饰。他最痛恨那些“火星文”,教案和作业批改,规范大气,以身作则,影响着学生和身边的老师。 “我希望规范师生汉字书写,实现书法育德、启智、健体、创美的多种功能。个人字写得再好,不能在书法教育上发挥作用,算不了什么!”李向东内心想得更多的是学生的书法教育。在他的影响和努力下,南江学区各中小学校均开始开设书法课;书法家欧阳惠予、李怀江、陈龙江等都欣然应邀走上了该地书法教育课堂。

不出一月,他踏上归程。这时村上要招一名幼师,这不也是当老师吗?顾不了男孩面子,他pk掉了那些姑娘、媳妇,被人称呼上“老师”,开始踏上了梦的征程。童心未泯,随性的作法,还真想不到深受孩子及家长的喜爱。一年后乡教育办主动请他到附近的观音阁完小代课教六年级。一上阵就拿下了两届小学毕业班全乡最好成绩。接着,乡中学很快就把他“挖”去了,教学相长,一时间,这“泥腿子”竟然成了“骨干分子”。教学之余,自学有点近乎残酷,所有娱乐或应酬几乎不参加,一有时间就躲在校长家的厨房里埋头啃读自考专本科教材。三年拿下专科,三年又拿下本科。1997年8月,他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,顺利通过了全县的招教考试。在当地,率先在语文课堂使用“朗读代分析”法,率先主持作文教学研究课题,率先进行“自主、合作、探究”课堂改革,身为中国教育学会新课堂教学研究课题组研究员、县中语会理事、县教研先进个人,他是个教学上的苦吟诗人,用自己的智慧与才能演绎着语文学科的精彩。

冒着严冬的寒风,记者在平江县南江学区管理办公室,采访了这位朴实内敛的中年汉子,4年的一线教学、20年的办公室文字工作,酸甜苦辣不言悔,让人顿生敬意。

“李老师字写得好,对联诗词也做得精致,更是我地宣传工作的一面旗帜!”采访中,李向东的一位同事,讲起了一些有关他的趣事。

李向东出生于国贫县平江的红土地上,家里祖祖辈辈生活在幕阜山腹地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挖泥拌土,泡在苦水里,没有一个吃上“皇粮”的子弟。打小欠读的父母就盼他能走出大山,瘦弱的肩膀扛着家族的梦想,一路坎坷一路歌,痛并快乐着。

从高考落榜到青灯自学,从打工仔到专职干事,从踏实工作到记功受奖,每一步都留下了深深的印痕。记者在他办公室看到了他的座右铭:是条牛,就要好好耕耘;是朵花,就用心去绽放。二十多年来,辛勤采写,从未懈怠。在国家、省、市媒体发表教育通讯报道、教研论文1400多篇;在大型文学刊物100多篇作品发表或获奖;40多次被评为市县教育系统优秀党员、优秀教师、先进教育工作者、师德标兵、办公室工作先进个人、优秀通讯员。

从小就羡慕老师神采飞扬的讲授,高考落榜,李向东跟村里人搞抚育、修马路、看料场,梦想变得遥不可及。是一次刻骨铭心的委屈,坚定了他的从教之心。

多愁善感爬格子,酸甜苦辣都是歌!散文小说、诗歌评论、专业论文、新闻报道、书法摄影,甚至古体诗词、楹联等等,李向东涉猎广泛,乐在其中。艰辛的付出,收获了自信和肯定。

无缘大学,李向东跟随他人外出打工,在江西铜鼓县,包工头带着留宿在林场中学搞收发的亲戚老李家中。晚上将就睡在传达室,用几块杉木板铺在地上权且当床,久久未能入眠。这时,发现桌上有一叠报纸,便拿起细阅,忽地眼前一亮,高考前夕寄出的那首《守候七月》,在手中的《诗歌报》上,闪烁着汗水的华光。不料,突然报纸脱手而去,一个浑浊的声音如雷贯耳:“搞副业的,看的什么懂报纸,莫弄脏了!”原来,老李不放心东西,过来查看。他怎么会相信报纸上有李向东的大名?当头一盆冷水,无言以对,心如利剑所刺,心中升腾起一个声音:读书!

“昨天,李老师亲自给我送来了今年的宣传奖金,听说这段时间搞年终决算,是他自己先垫的钱!”本报特约记者陈玲,高兴地给记者打电话说。鼓励通讯员积极投身教育宣传,为通讯员争取培训机会,要求领导加大奖励力度,亲自传、帮、带新手,再苦再累,看到的总是乐呵呵的笑脸。“宣传工作是我份内的事、喜欢的事,我乐意去做,有什么苦和累可言。宣传是动力、是最好的福利!”李向东朴实的言语,充满自信,充满诗意和哲理。

酸甜苦辣宣传路,雨雪冰霜何所惧。倾情教育不言悔,愿付平生鼓与呼。李向东 “土记者”的“狠劲”,捂热了记者的心,我们浑然没有了严冬的寒意。

自小家境困窘,纸笔都得省着点用,小学起李向东就养成了事事认真的习惯,书写工整美观,这时开始,心里就潜生着小小的书法艺术梦想。这方面的起步深受着堂伯的影响和引领。堂伯是个民办,见他有点“慧根”,学习、生活要求严格。堂伯掌管着地方的乡土应酬,请他写东西的常有不断,李向东便帮他端墨牵纸、忙上忙下。起笔落笔、运功走势、谋篇布局,甚至张贴,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回家就用树枝在沙地上一遍一遍地摹写。后来,堂伯送他一枝快要“退役”的小楷笔,他用它在青石板或废弃的黑塑料布上,蘸水练习。碰上堂伯替人写对联,就被“逼”上马,写下来自觉不堪,但堂伯非得上墙,不是要出他的丑,而是希望他对比、加强。堂伯逝世,他主笔布置灵堂,用这种方式含泪送别了第一位书法恩师。

李向东更是教育宣传的“老黄牛”、“拼命三郎”。2012年,他在市级以上媒体发表新闻稿件52篇,今年达到了90多篇。一张笔、一个本子、一部相机,是他的随身三宝。去年5.20水灾,一学生家里房子遇上山里滑坡垮塌而被埋,他冒雨骑着摩托车赶赴现场采访,稿子以最快的速度发出了,自己却一身泥水,感冒了好几天。人家在休息娱乐,他伏案赶写稿子,已是家常便饭。每两周,他要给各校的通讯员打电话,了解情况、指导采写、评点作品,共享最新成果。

“曾有多个单位向他发出邀请,他也动心过,在县检察院工作了三个多月,领导相当满意,但后来不顾领导反对,毅然回归了教育。”学区主任邓忠,跟记者交谈时,说到了李向东深深的教育情结。

爱人是个“全职太太”善解人意,家里的事务一肩挑。他看看书写写稿,偶有稿子发表,大家一起高兴。有时也“刻薄”一两句:“人家捡破烂的一天也要淘个百来元,顶你写几天!”他们就这样独享着居家日子的融融之乐。